這篇文章是2010年最後幾天的事了。

 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傷感什麼。也不過就是你沒接到我的電話而已。

  英文課下課,找不著ML作伴,一陣茫然的情緒湧上,我又跑到系館旁,想聽聽有沒有你們上合奏課的聲音;可惜除了五樓琴房大家的練琴聲,我什麼都沒聽見,於是念頭和腳步一轉,我離開校園了。

  你在哪裡呢?

  我想著。

  真奇怪,人總要到了失去之後,才發現那些過去的回憶有多珍貴,讓人隨時可能想起,而且是那麼難忘。

  我居然想起了,大一的時候,跟著你一起去吃男孩們寢聚的事。接著想起大三時你們系籃隊聚,我後來也出現在餐廳,大夥笑鬧喊著「隊長的女人來了」……當時的畫面,還好清晰。

  寫著這些字句的當下,我坐在美麗華一樓的星巴克裡。是啊,就在這裡,我們也有好多回憶。

  藝術家曾在這附近演出,我們在空閑時間跑來逛著有好多玩具的樓層,遇見了白白;聖誕節的時候,我們跑來這兒約會,然後你買下白白送我當聖誕禮物,我好開心。

  去年,為了拿我等調貨等了好久的鞋子,藝術家下班後,你陪著我特地請Alan開車載我們到美麗華,只為了趕在閉店前拿到我的新鞋。

  還有很多。認真回想起來,即使只是一個地方,回憶還是好充實。

  你也會想起嗎?

  而在你向我提出分開之後,這些乍看甜蜜的回憶,如今還是一樣美麗嗎?

  還有……回憶的必要嗎?

  你這麼柔軟的一個人,肯定不會希望我在我們分開以後,就將它們全數否定了吧?

  這也是你的自私啊。

  我會想念。

  想念我們聊天的時候、想念我們散步的時候、想念我們嬉笑打鬧的時候、想念我們互相依偎的時候……

  但你已經不再值得我付出了。無法得到你的珍惜的付出,終究是沒有意義的。

  世上不可能有兩個人,真能像無縫無缺的兩個半圓,緊緊地、貼切地密合;我們兩人的個性,總還是各自有著邊邊角角……比如你的時間觀念,比如我的執拗脾氣。

  當然,我相信這絕不會是今天我們分開的主要因素……但,承認吧,是啊,我們都自以為是、心高氣傲;我們都不夠成熟。

  如果還有感覺,如果我們願意,也許還是能夠很快樂的在一起……我承認,這也是寫著這篇文章當下的我曾經希望的。

  可,雖然不是你親口告訴我的,但你確實和別人說過吧?「希望曦有好的歸宿。」

  所以我不再冀望。甚至已經不屑你曾告訴我的那句:「我不想給妳遐想……但最後的答案可能還是妳。

  親愛的,分手初,還無法認清現實的我,曾經緊緊守著這句話;但如今,原諒我有點嗤之以鼻。

  知道嗎,自以為安慰、體諒的漂亮場面話,我不需要。

  誰都不想當「被決定」的那一個,不是嗎?

  花了三個月的時間,於是依戀,再見了。

  誠摯的,願你今後一切都好。

Posted in ALL
Posted by:Aurora

教國文和英文的小曦老師。英國比斯特一姐。熱愛音樂、歌唱、電影,旅行。寫作是生活、使命、職業病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