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靜全是假象。

  當問題隨著一張貼在家門上的紙條而爆發,而我是那個眼見如此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人,請問我到底能做些什麼?

  平均半年一次吧,只知道我真的疲於面對這輪迴。

  還記得去年暑假我是怎麼替她向大姨借錢,還記得簡訊裡她信誓旦旦說過什麼--早知道我就不該刪掉那些令人無奈厭惡的字字句句,好用來提醒她破裂的承諾,還有到如今依然的消極和委靡不振。

  總是因為現實問題而讓關係陷入冰點。是至親啊,但這一切,教我怎麼不輕視?

  我唇乾舌燥、我喉嚨緊縮,我很無奈,我很痛苦。

  哪一次不是告訴我她不會再向我稱之為父親的男人尋求任何幫助?結果呢?

  別在那裏冠冕堂皇了,好嗎?如果不是他,妳女兒能讀完大學?而讀不讀得完,妳在乎嗎?巴不得我趕快投入全職工作吧?

  如果不是他,今天妳女兒會擁有大家都樂於見到的笑容嗎?

  拜託,妳到底懂不懂,妳欠他的,老早就還不完了!少了這次有差嗎?!

  男人就算了,天知道這怎麼樣都無法勉強。作為一個母親,始終這麼任性,也就罷了,但就連不用看外人臉色的工作妳也寧可不要,請問這到底是在堅持什麼?

  薪水?身段?或是說,和家人共事真的有這麼困難嗎?

  在這個社會這個世代能在自己家裡有份安穩固定的工作,妳有什麼資格說不要?
  
  畫地自限任性消極,妳又期望自己有多少說服力管教我?

  如果今天我能擁有任何一點大家欣賞的個性或長處,老實說那跟妳一點關係也沒有,不是受妳影響,也不是向妳學習而來的,妳知道嗎?

  我們沒有任何一點深入的情感交流,這難道不悲哀嗎?

  和妳在一起的家,真的就只是棟屋子,讓我有個歸宿,足以遮風避雨罷了。也許能有這麼現實的功能,我早該感謝得痛哭流涕了吧,但若是今天連這個地方都像夢境或潛意識般容易動搖、虛幻易碎呢?

  每半年甚至三個月就要來一次我愕然發現瓦斯費、水電費積欠已久,甚至房租沒繳的轟炸,最起碼的穩定和安全感在哪裡?

 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,我家這本只有到我畢業出來工作有了穩定收入,才是解決之道吧,不是嗎。

  媽,我絕對養妳,這是妳應得的,我該做的。

  可是妳的人生呢?就這樣了嗎?在萎靡消極逃避睡眠當中度過,直到老死?

  妳有沒有想過,如果妳願意做出任何一點積極的動作,就會讓我看在眼裡,激勵在心裡,然後願意和妳一起,為這個只有兩個人的家好好努力?

  我和妳的家?

Posted in ALL
Posted by:Aurora

教國文和英文的小曦老師。英國比斯特一姐。熱愛音樂、歌唱、電影,旅行。寫作是生活、使命、職業病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