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想敵

早知「人生就是不斷的自我勉強。」
所以,用假想敵逼著自己。
是有那麼一回事。
愛自己這番言論,早在大學時寫的文章裡就已訴盡……
而我想起09年聽完鍾文音演講後寫下的一篇文章。
Nov. 4, 2009
寫作指導調了課,語創系誠摯迎接作家鍾文音的到來,聽她娓娓道來「鍾文音的創作與人生行旅」。
在演講過程中,我擷取了一些深有感觸的句子。
1. 如果沒有寫作,我將如何渡這人世之河。
2. 寫作不是我的職業,寫作是我的存在方式。
3. 我所有的書寫,都是孤獨的結果。
4. 寫作,要懂得在挫敗裡重生。
5. 創造力來自data,我們需要龐大的資料庫。
6. 我們也需要視覺圖庫,因為一張圖片等於一千字的文章。
7. 東方女子外在年輕,內在蒼老--西方女子卻到了八十歲還在戀愛。
(這告訴我們,不要滿了十八或二十就開始覺得自己老;心態老,就真的老了)
8. 小說寫得好的作家,幾乎沒有寫不好散文的。
9. 寫作只問好壞,不問虛實。
(所以我實在不能理解大二學妹在尾聲提問時,居然詢問鍾老師的小說真實與否)
10. 一個有才華的女性有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。
11. 儘管絕望,還是要寫作。
12. 寫作就是生命的祈禱文。
13. 藝術家是美麗的精神病患。
14. 何必訪問作家呢?全部的我都在書寫裡面。
以上,有些是鍾老師在簡報上所引用的作家(或藝術家)名言,有些是她在演講過程中所說的。
最後是我提問的問題。
「在我們如此安逸的生活環境下,寫作是一種自我強迫嗎?」
略吟之後,老師回答。「你們這個年紀,外表看似安逸,但其實內心焦躁不安,因此我覺得,年輕人是一種哀傷的再現。
你們現在都還太年輕了,如果會覺得『被強迫』,那麼就是寫作的那個時間點尚未來臨;你們就像正在努力蓄水的容器,還沒蓄滿水,就被強迫要流出--而寫作時間點的到來,其實就是水流出的早晚罷了。所以你們現在,才會感到被迫的壓力。
如果你在生命中,在寫作裡,願意給自己壓迫--那麼,就是好的開始。
關鍵就在最後一句。我相信鍾文音老師聽懂我問題的意思了。
是的,我所有的寫作,都是孤獨的結果;是的,寫作就是我的存在方式。
我相信,自己和寫作已經無法分開了。
是命運,是註定--是上帝贈與我的天賦。
縱是說好漢不提當年勇,但我熱愛回顧自己曾寫下的、曾記錄下的內容。那宣告了我不可動搖的存在。
於是回憶著當年自己這麼記錄下來的文字。
像翻閱日記般,檢視我的存在方式、我的重生、我的戀愛、我的心態、我的寫作。
看在眼中的,猶如聽在耳邊的,警鈴般提醒這女孩--好好照顧自己、關愛自己,不過是最基本罷了;我想要的,絕不只如此。
存在的另一種定義,是在完備自己之餘,開始懂得為他人付出、為他人而活。
「我要能夠為自己感到驕傲,也要讓愛我的人為我感到驕傲。」
That’s what I desire.

One comment

  1. [不要滿了十八或二十就開始覺得自己老;心態老,就真的老了]
    鍾文音說得真好!
    版主回覆:(12/12/2012 01:11:40 PM)
    是說這句放在括號裡的句子是妳姊我說的XDDD

    Lik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