課程|一個關於阿嬤的記憶--莊敬高職升學班資處科/簡佑勳

<一個關於阿嬤的記憶>

莊敬高職升學班資處科/簡佑勳

「你的房間真的很亂欸!」媽媽用很無奈的聲音催促我快去整理房間,我只好皺著眉、垂著肩的走進房內,整理那對我來說亂中有序的擺設。

當我一回神,人躺在床上,睡上了三個鐘頭,太陽都害羞得呈現了橙紅色的臉頰。剛起床的我發現房間依舊是原封不動的亂,那就代表一件事--我要被媽媽罵了。躺在床上的我馬上像烤吐司一樣地彈起來,拚命地收拾著那彷彿在嘲笑我的髒亂。在手忙腳亂之中,我的眼角餘光瞄到了一頂很熟悉的帽子,它安然地躺在我的衣服山裡。把手伸過去一摸,彷彿還有著溫度。它,對我來說很重要,也是我唯一擁有她的一件物品--阿嬤的毛線帽。

對我來說,生命裡最美好、最重要的女人就是我阿嬤,雖然她嘴巴很壞,不過我很瞭解她,她是刀子嘴、豆腐心,只要我一哭,她便仗著自己的身分,不准家人兇我;只要我一說,她便會盡自己所能,去做到我希望的事。在爸媽眼裡,這是過度的寵;在阿嬤眼裡,這是真實的愛。

在阿嬤走後,每個人都可以挑一件阿嬤的衣服,做為曾經的回憶,而我選擇這頂帽子的原因,是因為在阿媽生病的這段期間,是寒冷的冬天,無論如何都可以看見阿嬤頭上依附著那頂橘紅色的毛帽,我認為是它讓我阿嬤免於受寒,也能夠保護她受傷的地方。它的豐功偉業足夠了,如今功成身退了,讓我代替阿嬤感謝你吧。

「還沒有整理好嗎?」媽媽以迷惑的態度詢問著我。我什麼都沒有說,仰著頭往上看,一邊防止眼淚滑落,一邊對著天上的阿嬤傻笑。手上那頂毛線帽的溫度,正在慢慢加溫。

小曦老師講評:

主題明確、敘寫生動、情感真摯。

以已經逝世的阿嬤的遺物--一頂毛線帽為主題,首段以媽媽交代整理房間的問句開頭,至第二段為止,敘寫看見放在床上阿嬤的毛線帽的經過,緊接著陷入對過去阿嬤疼寵自己的回憶,以及在諸多阿嬤身後留下的衣物中選擇這頂毛線帽做為紀念的原因。

末段亦以媽媽的問句結尾,以「仰頭防止眼淚滑落」的動作描寫,充分表達了自己對阿嬤的想念。

全文採用「鏡框式寫法」完成,將對阿嬤的回憶與思念(過去)用首末兩段媽媽當下的問句(現在)「框住」,流暢而完整,令人印象深刻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