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 |021 除夕

來說說我和哥的除夕當日行程。

大約是11點起床的吧,吃了早餐後,哥出門辦了點事,回家之後就開始整理客廳、地板、餐桌和廚房。

後來弟弟出來幫忙,爸爸也過來陸續擺設在佛桌上的供品,其中也包含了年夜飯的幾道菜。

接著我和哥上樓燒紙錢,天氣陰陰的,微乎其微地飄了點雨。

將近晚餐時間,我們把爸爸老早買好的阿隆師年菜裡的櫻花蝦炒飯等等,拿去微波爐熱了熱,就送到對面爸爸那兒了。

 

桌上總共12道菜,6點半準時開飯;哥哥和女朋友大約在7點多到了,一家人團圓,又吃又聊。

今年年菜,有跟阿隆師訂的、有爸爸自己煮的、有媽媽的乾哥哥(我們小孩都叫阿舅)送來的一兩道菜;以前並不負責處理年菜的爸爸尤其用心,說他從早上七點半就開始忙到晚上開飯——我想,在媽媽走了之後,爸爸延續了當時自己料理餐點給媽媽吃的習慣,已經慢慢開發出烹飪這門興趣了,儘管料理方式非常地固執己見(笑)。

總而言之,桌上有蝦、有魚、有雞、有菜、有佛跳牆,雖然不是每盤的賣相都很厲害,但也算是十分澎湃豐盛的一餐呢。

只是,並不是我不習慣婆家的年菜,而是這些比較傳統的年菜,我一直以來就是吃不太慣吧,所以一碗紫米飯,配了幾口菜、一塊醉雞、兩三片香腸、香菇和杏鮑菇⋯⋯就默默地結束了。

噢,當然也跟我嘴角那該死的唇皰疹有關,本來想要大口大口吸蝦子的說,但真的超怕痛的啊!

 

吃飽後,大家在餐桌上聊了許久,我往右瞥眼,看到爸爸在走道的櫃子上,放了一個大相框,裡面有兩張媽媽的照片;兩張照片是同樣的穿著打扮,只是pose和位置不同,看來是同一時期、同一系列,也是我今天才第一次看到的舊照片。

不過照片裡的媽媽和我認識的媽媽差距不太大,我猜頂多應該是七八年前的照片吧。

照片裡的媽媽穿著套裝、戴著耳環、化了妝,照片背景應該是在房間裡的梳妝台前,看起來應該是要出門參加喜宴或是什麼重要場合之前,在家裡拍的。

紅唇讓她好有氣色,也好上相、好漂亮。

把這兩張照片裱框放在經過走道時一定會進入視野的位置,再加上客廳電視櫃上那張和阿舅、阿姨全家在餐桌前的合照,還有我跟哥登記結婚時,在戶政事務所的看板前那張有我跟哥、我媽和爸媽的全家福⋯⋯

我想,爸爸一定很想念、很想念媽媽吧。

 

媽媽,這是妳離開之後,我們的第一個過年。

我突然了解到,爸爸對妳的思念。

妳一定也很想爸爸、很想我們吧。

我和哥偶爾在夜裡聊到媽媽的時候,哥總是會難過得默默流眼淚——我也就會跟著他一起流眼淚。

我們的母女情分太短了,您要不要考慮來當我跟瑋宏的女兒呢?

在那之前,媽媽,妳在天上一定要過得自由自在、歡喜快樂喔。

媽媽,新年快樂。

Aurora

教國文和英文的小曦老師。英國比斯特一姐。熱愛音樂、歌唱、電影,旅行。寫作是生活、使命、職業病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